一只醉

此去几何 欲说还休 ―― 斩荒×小青 (15)



从来,

知韵胜,

难堪雨藉,

不耐风柔。

更谁家横笛,

吹动浓愁。

〔十五〕

    妖精菩萨,本是一念,神魔皆由心生。
    仙与妖向来不合,但只要志同心合,也是可以和谐相处,甚至可以成为朋友。诸如锦枫与小青,阁煜与斩荒。
    这两人都在朋友家待着,倒是会过日子的人。
    小青与锦枫既见了面少不了要多待一阵子,于是她便帮着枫姐姐采药捣药,顺便跟着学些医术药理,这日子过得十分充实。

    斩荒却落得自在,日日有好酒喝,还有阁煜陪着他。
    这日,阁煜忽然收到父亲传信须得到九重天办点事,他虽不想去,但父命难为,少不得要跑一趟。他告诉斩荒要出去几日,却没提及父亲要他去见白帝。

    斩荒一个人闲来无事,便到阁煜房中找点书看看。
    他在书架上寻了一番,书虽没找到想看的,却无意中看到两幅卷起来的画轴。
    他本想着这定是阁煜的私密物品,还是不要看的好。可转念一想,他既把我当兄弟,我若是看了,想必他也不会生气吧。
    最终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他还是忍不住打开了其中一幅画。

    这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。这画上画的竟是斩荒自己。画上的场景就是和阁煜初见的那日,他在桃花树下喝酒的模样。
    惊诧过后,斩荒心想,阁煜既把这画放在书房,想必也不是特别重要的画,说不定只是平时随便练习一下丹青,况且他独来独往,也没什么朋友,除了我,还有什么可画的人呢?
    斩荒又细看了一番,这画栩栩如生,极具神韵,使人如身临其境一般,他忍不住感叹:“虽早知这家伙深藏不露,没想到在丹青上也有这么高的天赋。我且看看剩下一幅画的是何物。”

    于是,他便将这幅画卷起来,放回原处,又打开剩下那一幅。
    这画上也是一个人,只是这人斩荒倒从未见过。这人看上去是一位眉清目秀、温润如玉的公子,气质不凡,况且能令阁煜为其画像,想来也不是什么凡夫俗子。
    斩荒心中虽然有一丝疑惑,心想这阁煜怎么专挑男的画,但仔细想想,他一直独居于此,又没娶妻生子,又让他画哪个女子去呢?只是不知这画上的人是谁,莫非他也是阁煜的朋友。
    “罢了罢了,我还是喝酒去,管它做甚?”斩荒将画摆好后,便出去了。
    ……

    话说这边阁煜到了白帝的居处,却没见到白帝,只看见白帝的徒弟凌楚坐在厅堂里的桌子旁写些什么。
    见他来了,凌楚忙用纸将桌上一盖,起身相迎。

    原来阁煜父亲是要他来找白帝借昆仑镜一用,只是眼下白帝去别处办事去了,还好白帝走之前交代了凌楚,只待青丘的人来了,将昆仑镜借给他们便是。

    阁煜很久以前便见过凌楚一面,那时他还是个英俊潇洒的少年模样,如今俨然成熟稳重了不少,只是双眸暗淡,隐忍有一丝哀愁之意。

    二人寒暄几句,无非是些神仙间的套话。凌楚便让阁煜在此地等候,自己去师父藏镜之处取昆仑镜。

    阁煜见那桌上覆着纸,便忍不住揭开一看,心下吃了一惊。

    原来这下面竟是一幅画,画上是一个美人,模样生得是清丽可人,又带着一丝娇俏妩媚,特别是那双眼睛,眸中带水,灿若星辰,任谁看了这画中女子,心情都会好起来。

    待他看到画的右下角的题字――“小青”,便恍然大悟。想必凌楚就是斩荒以前跟他提到过的齐霄和法海!当时斩荒并未提及凌楚的名字,只说是一个尊贵神仙的弟子。现在想来,这三人的恩怨纠缠,当真是叫人唏嘘不已。

    阁煜今天第一次见小青的模样,忽然明白了凌楚为何牵挂她至今,也终于理解了斩荒为何对她念念不忘。

    这样一个明媚如画的女子,会让人情不自禁地靠近,就像黑暗中的人,向往那一丝光明与温暖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
评论(7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