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醉

此去几何 欲说还休 ―― 斩荒×小青 (10)



云中谁寄锦书来?

雁字回时,

月满西楼。

花自飘零水自流。

一种相思,

两处闲愁。

〔十〕

    小青触景生情,这里仿佛处处都有法海的痕迹……她正欲转身离开,抬头一瞥,忽然发现斩荒在对面茶楼上正盯着自己。
    四目相对,偏偏他还露出诡异的笑容,小青心里不免慌张起来,他为何这样看着我?莫不是他发现我了,看来此地不宜久留。
    于是小青便转身匆匆离去。
   
    这下是彻底激起了斩荒的好奇心了,在凡间游荡这么久,哪个女人见了他的样貌不是移不开眼睛啊,可这个女人貌似在躲他。
    斩荒心想,既如此,我便跟着你,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何方神圣……
   
    小青很快便出了城,往郊外的方向去。没多久便到了一片树林。
    夜色朦胧,林子里湿气很重,偶尔有蝉鸣之声。
    小青走着走着,却突然闻到了一股妖气,那气息越来越浓,正朝这边而来。
    只见一只豺狼朝这边跑来,忽然化作个人形,重重地摔在了小青面前,看样子是受了极重的内伤。
   
    “女施主小心!有妖怪!快躲起来。”小青听到有人喊她,转头一看,原来是一个年轻的小和尚。
    说话间,小和尚已来到小青身边。
    “小师傅,这妖怪已动不了,莫要担心。”小青轻声说道。
    “女施主,这豺狼妖凶猛得狠,要不是被我所伤,此刻哪有这么老实。”

    小青心想,看小和尚这架势,怕是要收了这豺狼妖,可毕竟是妖族同族,要不要救他一命。
    “小师傅,既然他已经受了这么重的伤,想必也没什么危害了,要不就放了他吧。”小青还是忍不住为同族求情。

    “女施主,你可不知这豺狼妖最近为非作歹,残害了山里许多猎户,此番若不收了他,待他伤好了,还是要出来作乱的。”小和尚义正言辞地说道。

    这下,小青也不好再说什么了。她心里矛盾得很,此事管也不是,不管也不是。若帮了豺狼妖便是不仁,置百姓生死于无不顾;可若眼看着同族被收便是不义,虽然之前自己也有教训过一些小妖,却也从来没有取过同族性命。

    谁知小青正犹豫不决的时候,小和尚已经出手了!
    只见他念着咒语,催动法器,正要将那豺狼妖收进法器去,怎料――突然间一阵黑烟袭来!
    转眼间豺狼妖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   
    “不好,看来这妖还有个厉害的同伙。唉,白白浪费了这大好机会。”小和尚不免一阵失落。
    此刻小青却如坐针毡,刚刚那气息分明就是――斩荒!他为何要管这事,难道那豺狼妖是他手下?还好他没注意到我,不知他什么时候会再出现。

    小青看了看小和尚,心想他虽然年轻有为,然则功力尚浅,若是遇到斩荒,怕是连性命都保不住。看来我得想个法子……
   
   
  

   

评论(13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