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醉

此去几何 欲说还休 ―― 斩荒×小青 (16)



手种江梅更好,

又何必、

临水登楼。

无人到,

寂寥浑似,

何逊在人间。

〔十六〕
   
    你总说万物皆有情,可知我的情。

    话说阁煜取了昆仑镜回到青丘,先是去了父亲的地界将昆仑镜交给父亲,然后便回了自己的桃花林。
    结果发现斩荒已经离开了,只留下一张字条,纸上写着:煜,叨扰你多日,你的桃花醉已被我喝了大半,在此谢过,勿念,珍重。

    “本想回来再同你一起喝酒,偏生你就走了。”阁煜有些失落,叹气道:“唉,下次再见不知是何时了。”
   
    原来斩荒昨日便走了,他无意翻看了阁煜的画,总觉得有些心虚,况且他已在这待了许久,酒也喝够了,想着还是早日回去比较好。
    于是斩荒便回了北荒宫殿。祁耳的伤已大好,还把这宫殿整理得井井有条。只是这里宫殿虽大,却未免有些太寂寥了。

    ……
    再过几日便是清明时节,凡间都忙着准备扫墓祭拜之物。
    斩荒却去了一个神秘的地方――锁峪林,原来这里有一口古井,名叫“隐魂”。传说每十二年遇上日行至阳经十五,月行至阴经十五之时,对着古井祈愿,便能从古井中得知阴魂去处。只是锁峪林危险重重,一般人去都是有去无回,也无从得知传说真假。

    斩荒自重回人世这几年来,一直在等着这一天的到来。这是唯一能找寻小青魂魄的机会,一旦错过,便只能等下一个十二年。
    斩荒却等不了,小青已经折磨他够久了,她是他的痛与殇,也是他的悔与惜。虽然他知道,魂飞魄散的小青可能再也回不来,可是他却抱着那一丝丝的侥幸,自己做了那么多错事都能重获新生,那么善良的小青也许也得到老天的眷顾了呢?
   
    锁峪林离北荒倒不算远,斩荒却不敢懈怠,提前两个时辰到了那里。虽说这一路上迷雾重重,到处是毒瘴之气,还有诸多野兽出没,但对于斩荒来说,倒是小事。

    只是他在这林子里寻了许久,不要说古井了,连水都没见到,更奇怪的是,这里的路仿佛是一个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的迷宫,连出去的路也找不到了。
    很快,斩荒隐隐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不适,不得不停下来休息一下。
    按理说这普通的毒瘴根本伤不了自己,看来还是大意了。
    斩荒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调理气息,突然,他感觉旁边有东西靠近,转瞬间他就被几根粗大的藤蔓缠住了手脚。
    他欲挣脱,可是却缠的越紧。
    而且他中了毒瘴,气血不通,一运功丹田便如同针刺一般。此刻他全身都被藤蔓紧紧地缠住,那些藤蔓上还生出了密密麻麻的小刺。
    斩荒被勒得有些疼,一时竞想不出什么办法。很快,他的手脚都被割出了细细的伤口,有细细的血流出来。
    那些小刺见了血,竞渐渐地开始变粗。看来这些藤蔓都是嗜血之物。
   
    斩荒艰难地掏出一把匕首,心想:我堂堂妖帝居然要用凡人的办法,还好此地只有我一人,不然真是太丢脸了。
    斩荒拿起锋利的刀锋,谁知刀刃刚碰上藤蔓,那藤蔓便突然松开了!刹那间斩荒来不及收手,便在右手手腕上割了一道口子,鲜血直流。
    斩荒却顾不得,算算时辰已快到了,得赶紧找到“隐魂”。
    却没想到也是因祸得福,不远处那藤蔓散开的地方,竞露出了一口井,想必这就是“隐魂”了,斩荒大喜。
    此时已到了子时二更,再过一更便是传说中的古井显灵的时候。
    斩荒走到井边,幽深的井中倒映着月光,斩荒眼前不由得浮现了小青的脸……
   
    子时三更已到,斩荒将写着小青的生辰八字和殁辰的纸条丢入井中,只见在月光的照耀下,那井水突然流动起来,竞渐渐地冒出一股青烟。斩荒心想这口井果真与众不同,不由得兴奋了起来。
    过了一会儿,青烟消散,水也趋于平静了,只见那水中忽然浮现了两个字――“蓬莱”。
    这么说,难道小青的魂魄此刻就在蓬莱?
    斩荒心中喜不自胜,心心念念的事仿佛就要实现了一般,事不宜迟,他要火速赶往蓬莱……
   
   
   

    PS:亲们,😭️最近都在熬夜画图中,一心难二用,血槽已空,更文很慢,请见谅。大大们的文还有好多没看,唉╯﹏╰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
评论(4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