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醉

此去几何 欲说还休 ―― 斩荒×小青 (14)


小阁藏春,

闲窗锁昼,

画堂无限深幽。

篆香烧尽,

日影下帘钩。

〔十四〕

    “枫姐姐,这个办法行吗?”
    “丫头,你还不信我吗?你睁开眼看看。”
    小青缓缓地睁开眼,看着镜子里自己陌生的脸,她伸出手摸了摸,这光滑细腻的触感,简直让人不敢相信。

    “枫姐姐,我在凡间也见过不少人皮面具,却都不及你的十分之一。”
    “那是当然,我亲手做的,再加上我的独门法术,那是再完美不过了。”锦枫笑着说道。

    “但是你要记住――”锦枫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,“这面具与你的灵力息息相关,若你的灵力到了岌岌可危的时候,它也会失去效用。所以,你一个人的时候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,知道吗?”
    “知道了,枫姐姐。”小青听到锦枫这样说,心里却莫名有些感动,枫姐姐对她真心相待,就像亲姐姐一样,让她感受到温暖。
    小青不由得想念起她的好姐妹――小白,想念那些曾经的时光,想念和小白在一起的日子,可惜……
   
    小青不在的这几日,斩荒一个人在凡间瞎逛,却是无聊的很。他心里总想着再见心儿一面,仿佛有许多事想问她。
    一连逛了好几日,却连心儿的一丝气息都不见,越发烦躁起来。

    于是,他便去了青丘,打算散散心、找他的朋友喝酒。说来也奇怪,万年来不曾有朋友的斩荒几个月前却偶然认识了一个人。

    此人是青丘帝族的一只九尾狐上仙,名叫阁煜,比斩荒小上五千岁。
    他虽然身份显赫,天赋异禀,琴棋书画、无一不能,但却过着隐士般的生活,放浪形骸,潇洒随性。平日里最喜欢喝酒,酒量奇佳,从未遇上对手。

    那日,斩荒偷喝了他亲手酿的“桃花醉”。正所谓不打不相识,两人却因此一见如故,成了酒友。皆因两人都是不落世俗、不循规矩,万事皆随心而动之人,颇有些相见恨晚之意。

    阁煜自是知道他是曾经的妖帝,可对这事却只字不提。斩荒曾主动问起,他却说:“我不认识什么妖帝,我只认识你――斩荒。”
    当时斩荒心里竞有一丝感动,遂也渐渐地全以真心待之……
   
    斩荒刚走到此处,就闻到一阵酒香。
    “你真会挑时候啊,我刚把这酒拿出来,你就来了。”
    “哈哈,你的酒不给我喝,还给谁喝?”
斩荒笑着走进屋子里。
   
    阁煜听到这话,愣了一下,随即说道:“那是自然,这酒就是给你备着的。”

    两人相对而坐下,阁煜给自己和斩荒各倒了一杯酒。
    “怎么十几天不见你来?你今儿要是再不来,我就一个人把酒全喝了。”
    斩荒拿起酒杯,酒色清冽,酒香沁人心脾,真是好酒,让人忍不住一饮而尽。

    “我最近遇到了点麻烦,一时不得空。”斩荒喝完后又倒了一杯。
    “什么麻烦?居然敢找上你!要不要我帮忙。”阁煜面露忧色。
    “一个女人。”
    “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呢,哈哈,原来又是庸脂俗粉来叨扰你了。这有何难?你若是解决不了,我帮你对付她。”阁煜笑着问道:“是女妖精?还是女神仙?”
    “目前来看,她应该是一个凡人。”
    “凡人?你被凡人找上麻烦?我更听不懂了。”
    于是斩荒便将心儿的事与阁煜细说了一番。
    阁煜听完之后脸色大变,“这小妮子摆明了就是在欲擒故纵,你偏偏还上当。亏你还自诩聪明,这都看不破。”
    “我确实看不破她,她身上有诸多可疑之处。唉,这几日被她弄的心烦意乱。可偏生又寻不到她。”
    “一个小青还不够,又来一个心儿。”阁煜瞟了斩荒一眼,打趣道:“你这心还真是大啊。”
    斩荒一听这话,突然觉得自己这几日有些好笑,对于他而言,小青的事才是最重要的。至于心儿,萍水相逢,自己何必念念不忘呢?
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
   

   
   

   

评论(13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