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醉

此去几何 欲说还休 ―― 斩荒×小青 (13)



惜别伤离方寸乱,

忘了临行,

酒盏深和浅。

好把音书凭过雁,

东莱不似蓬莱远。

〔十三〕

    “你是谁?为何要救我?”
    “这你就别管了,不过我既救了你,你的命从此就是我的。你可愿意?”
    “我虽是个才修炼六百年的小妖,但你救了我性命,那便是我祁耳的恩人,若有需要我之时,必赴汤蹈火,在所不惜。”
    “好,祁耳,我且问你,之前你被那和尚追捕时遇到的那个姑娘,你可认识?”
    “此前从未见过,自然不认识。”

    斩荒本想从他口中打探一下心儿的消息,看来他也不知,只好作罢。
    “既如此,你先留在这里养伤,顺便帮我打理一下宫殿,这里的东西切记要保管好。”说完斩荒便离开了。
    ……
   
    话说那天小青走了之后,思前想后,还是觉得斩荒迟早有一天会发现她的身份。于是她便长途跋涉,到了蓬莱山。
    这蓬莱山是三大仙山之一,终年仙气缭绕,生长着许多奇花异草。
    小青来到一处名为蘅芜阁的宫殿,偷偷摸摸地溜进一间满是瓶瓶罐罐的房间,开始翻箱倒柜地找起东西来。
   
    不料一位眉清目秀的公子突然出现在小青身后,只见他揪着小青的耳朵把小青提了过去。
    “疼疼疼――”
    “鬼丫头,上次偷了我的药,还没找你算账,这次又来拿什么?”
    “枫姐姐,好姐姐,你先松开,好不好?”
    这位“枫姐姐”这才松开了手。

    原来此人是西王母的徒弟之一百卉真君锦枫,她这人素来不爱讲道诵经,偏偏只喜欢捣鼓那些仙丹灵药,因此便留在蓬莱,这蘅芜阁就是她的居所。
    更奇怪的是她虽为女子,却从不爱钗环粉黛,平时更是作男子打扮。不过锦枫跟小青却是投缘,以前两人常在一起聊天。

    “枫姐姐,可冤枉死我了,上次我来这没见到你人,而且我还留了字条给你。”小青委屈巴巴地说道。
    “枫姐姐――别生气了,好不好?”
    其实锦枫怎会因这事生气,不过是想逗逗小青,每次看她撒娇的模样,锦枫心里觉得格外有趣。

    “鬼丫头,你老实说,你上次是不是拿了我的藏洱声蓿丸吃了。”
    “枫姐姐,原来你都知道了啊。”小青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,“枫姐姐,我跟你说,你的药真是太厉害了,我吃了之后,音色跟以前果真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 “那是当然,我研制出来的焉有无用之药。不过,小青你也太胡来了。那个药原是我好玩才制出来的,岂能乱吃!还好我最近研制出了解药,来,快把解药吃了。”说着,锦枫便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小药瓶。
   
    小青把药接过去,放进怀里,却没有吃。“枫姐姐,你的藏洱声蓿丸这么好用,我才舍不得解开呐。而且我在凡间遇到斩荒了。多亏了你的药,不然他肯定一下子就发现我的真实身份了。”

    “你是说,你遇到之前的妖帝斩荒了。”
    小青点了点头,将遇到斩荒的情形跟她细细地说了一遍。
    锦枫听了小青的话之后,心中却有些疑惑,她对小青说道:“你现在身上妖气全无,声音也与以前不同,况且你当时戴了面纱,按理说他应该是认不出你的。可听你这么说,我怎么觉得他好像对你有所怀疑啊。”
   
    “那我要怎么办?若是下次再遇上他,只怕面纱都没用了。”
    “哈哈,小青,得亏有你枫姐姐,我有办法。你过来,我跟你说……”
   
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
评论(17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