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醉

此去几何 欲说还休 ―― 斩荒×小青 (12)



因缘安期生,

邂逅萼绿华。

心知不可见,

念念犹咨嗟。

〔十二〕

   “你跟着我干嘛?”
   “没有跟着你,只不过我俩有缘分,刚好和你去一处罢了。”
   “那你靠我这么近干嘛?”
   “这路太窄了。”

    面对某人的脸皮之厚,小青已是一个头两个大。小青走到哪,斩荒跟到哪,小青停下来,他也停下来,这下小青是彻底没办法了。
    小青心想,既然他没发现我的真实身份,就随他去,待找到合适的时机再行逃脱吧。

    两人走着走着,已进了虞口镇的街上。小青看见一家不错的酒楼,便走了进去,找了二楼的一间雅座。斩荒也跟了进来。

    这里倒是个倚栏赏景、对酒赏月的好地方。此时夜色已深,街上行人渐少,不过今夜月色撩人,邀月共饮也颇有一番滋味。

    小青还未开口,斩荒就对小二说道:“给我上一壶玉露春,要最好的陈酿。”小青心想,他倒是会点酒,这酒偏生也是我以前喜欢的,不过等下我可不能贪杯,这酒极易醉,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,若是喝醉了就不好了。

    小二上完酒后便下去了,只剩他二人,相对而坐,气氛一时有些尴尬。
   
    “姑娘,方才是我不敬,我请姑娘喝酒,就当是赔罪,可好?”斩荒给小青斟了一杯酒。“在下名叫斩荒,不知姑娘芳名是――”
    “言止心。”小青面上十分平静,拿起面前的酒杯,面纱却不摘,只把酒杯放到面纱下,轻轻地饮。
    “那我便叫你心儿好了。”
    听到他这么说,小青差点被酒呛到,这家伙,难道对每个姑娘都这么自来熟?

    “心儿,你喝酒为何不把面纱摘下来?”
    “我脸上有疤痕,生得丑陋,在旁人面前从不摘。”
    斩荒心里却是不大相信:心儿,总有一天,我会见到你的庐山真面目……

    两人心下都各怀鬼胎,一时倒不知说什么好, 斩荒一杯又一杯地喝着酒,脸都有点微红起来,小青却只喝了一杯便不再饮。

    小青心想,斩荒离开天山后便杳无音信,方才他又救走了豺狼妖,莫非他又在谋划什么?
    “你方才为何要救那豺狼妖?你们认识?”小青终究是忍不住开口了。
    “我与他素昧平生,不过他既是妖,我也是妖,我为何不救他?”

    小青一听这话,仿佛是对自己的讽刺一般,不由得心虚起来,忍不住反驳道:“圆音师傅说了,他残害百姓,那便是坏妖!坏妖当然要受到惩罚。”

    “哈哈哈――妖还分好坏,从你这个捉妖师口里讲出来真是让人吃惊。”斩荒忍不住大笑了起来,此时他两颊已是晕上了红霞一般。
    “我游历四方,见的妖多了去了,世上有好人坏人,当然也有好妖坏妖啊。”小青不服气地回道。

    “那你看,嗯,我这只妖――是好?还是坏?”
    斩荒双眼迷离,目似流波,绯红的面庞在月光下散发出柔和的光芒。小青看着他这喝醉的模样,心里不由得感叹,他还真是生了一副好皮囊。

    “我虽对你不大了解,但是,你救了豺狼妖这事姑且不论,后面鬼鬼祟祟地跟踪圆音师傅,莫不是想要害他?”小青盯着他质问道。
    “谁说我是跟踪他,一个臭和尚,有什么资格,犯不着为了他浪费时间。”说着斩荒忽然满目含情,痴痴地望着小青,“我是为了你,心儿――”

    刚说完这句,斩荒的头便垂了下去,倒在桌子上,一动不动了。
    小青被这话吓了一跳,随后又长长地舒了口气,居然醉倒了,这下可算是解脱了。
    她走到他旁边,低下身来察看,心里偷乐着,哈哈,看来他是真的醉了,长长的睫毛扑哧了几下便不再动了,这睡着的安静模样,她怎么觉得还有些可爱呢。
   
    她在他耳边轻声说道:“斩荒,我想你做一个好妖。还有――酒都是你喝的,酒钱算你的啊。”
    说完便转身离开了,却没看见趴在桌子上的斩荒,嘴角缓缓地上扬……
   
   

   
   
   

   
   
   

评论(17)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