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醉

此去几何 欲说还休 ―― 斩荒×小青 (11)



  倚遍阑干,

  只是无情绪,

  人何处,

  连天芳草,

  望断归来路。

〔十一〕

    “小师傅,看你身手不凡,敢问你是哪个寺庙的啊?”小青想着不动声色地护送着这个小师傅回去。
    “女施主谬赞了,在下法号圆音,是金山寺住持方证大师的十三弟子。”

    居然是金山寺!小青听了简直苦不堪言,那地方对于她来说是断断不想去的,可是,若单独让这小师傅回去,她又不放心。他还这么年轻,要是死在斩荒手上,岂不可惜。

    “圆音师傅,你看这么晚了,这荒郊野岭的,我一个人回去怕得很,你能不能送我一趟?”
    圆音见小青这般说了,想她一个弱女子,手无缚鸡之力,若是再碰上妖怪,后果不堪设想。不如还是送她回去的好。
    “女施主,请问你住在何处?”
   
    “想必你也要回金山寺,你就送我到金山寺下面的虞口镇吧。”
    “既如此,那女施主随我来。”

    于是小青便跟着圆音,往虞口镇的方向去。一路上小青总是若有若无地感觉到斩荒的气息,虽然很微弱,但小青心里还是紧张得很。
    她越发担心斩荒是要来找小师傅报仇。
   
    好在这里离金山寺不远,行了三四里路,便看见不远处山腰上的金山寺了。
    “圆音师傅,就到此处即可,等下我从这边路口进镇就行,多谢相送,你快回寺里去吧。”小青想着让他赶快回去,进了金山寺便安全许多。
    “既如此,女施主保重,在下告辞了。”说毕,圆音便离开,回金山寺去了。

    小青却没有动,她感觉到斩荒的气息越来越重,这下怕是躲不过了。
    “大丈夫光明磊落,阁下既跟了这么久,为何还不现身?”小青突然高声喊了一句。
   
    只见斩荒慢悠悠地从那边林子里走出来,脸上还挂着笑意,“姑娘怎知我在此处?既识得妖气,莫非是同族?”
    小青想着随便找个理由糊弄过去,随口说道:“你莫要瞎说,我才不是你同族,我随我家师父自小修炼法术,当然能识妖气。”
   
    “这么说,你不仅不是妖,而且是个捉妖师咯。”
    “你既这么想,也算是吧。”小青心想隐忍一时,待摆脱掉他就行。

    斩荒自是不信,能识得他的妖气,定不是普通人,可他看了她里里外外三遍,却看不出她身上有半点妖的痕迹,只得作罢。

    “你盯着我干嘛?知道我是捉妖师,还不快快离去。”小青被他盯得头皮发麻。

    “本妖活了这么久,还从未见过如此美的捉妖师,自然忍不住多看几眼。”斩荒满脸真诚地说道,眼里满是勾人的笑意。

    小青听了这话不免面红耳赤,还好戴着面纱,不然真是丢人,之前百般告诫自己莫要着了他的道,怎么一句话便叫自己脸红心跳了呢?作势便要离开。
   
 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
评论(20)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