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醉

此去几何 欲说还休 ―― 斩荒×小青 (8)


  长街亭,

  烟花绽,

  我挑灯回看,

  月如梭,

  红尘辗,

  你把琴再叹。

〔八〕

    倏忽又是一年元宵节至,街上四处张灯结彩,人们都出来游玩,好不热闹。
    这人群中忽地迎面走来一个姑娘,只见她穿着一身水蓝色的衣裙,面庞虽被白纱遮去了大半,但那双灿若星辰的双眸却叫人移不开眼睛,举手投足气质不凡,倒像是天上的仙女一般,引得路人频频驻足回首。
    此人便是化名言止心的小青。她在这人间已待了七八月有余,虽离悟道还差之甚远,但她却做了不少善事。往日里受的西王母娘娘的教诲,遍历凡间更觉苍生之苦。因此少不了“路遇不平,拔刀相助”之事,所幸碰到的无非是匪徒盗贼之类的,至多是一些为非作歹、坑害百姓的小妖罢了,她解决起来也还轻松。

    小青走在这街上,举目望去,都是一番其乐融融的景象。她忽然想起那年齐霄陪她一起在街上游玩的情景来,此时此刻却是物是人非,一时失了神,没留意竞迎面撞了一人。
    待她看清那人面容,大吃一惊,居然是斩荒!自他离开天山瑶池,便再无他的音信,此番却在凡间遇到了。小青莫名地紧张起来,心想现在还不是相见的时机,我虽用面纱遮了脸,但还是很可能被斩荒发现,眼下还是先走为妙。
    斩荒与小青四目相对,不觉痴住了,这双眼睛倒像是在哪里见过一般,待要问这姑娘,谁料她竞绕开他,匆忙走了。
    斩荒心想:看她身上也无妖气,想来如何与我相识?可为何我却觉得她的眼睛那般熟悉呢。便忍不住回头去看,却不见她踪影……
 
    小青混入人群中,一个劲儿往前走,回想起刚刚那一幕仍心有余悸。五百余年的时间,瑶池三月的陪伴,斩荒之于她,虽不再是深恶痛绝的仇人,但终究心结难消。唉,前世栽在他手上,现在想来也斗不过他,还是莫去招惹他的好。
    ……
    在这闹市逛了半个时辰,以前很喜欢的那些小玩意儿对于小青仿佛都失去了兴趣,那条天真烂漫的小青蛇终究是长大了,变得不再那么贪玩了。
    小青在这街上毫无目的地徘徊,忽然间,远远地看到前面有和尚在化缘,走近一看,原来是金山寺的和尚因扩建寺庙、修缮房屋之事在筹香火钱。

    “这金山寺不是香火最盛,怎么还要筹钱建庙?”
    “一看你就是刚搬来此地不久,你难道不知几百年前这金山寺有位法海禅师,年年都带弟子出来发放米粮、赈济穷人,后来大师就地坐化,金山寺却还是沿袭了这传统。香火虽一日旺似一日,但每年赈济花的银子也是只多不减,况且这扩建寺庙筹集香火也是为百姓祈福。”
    “既如此,那我们快去捐些钱吧。”
    “好,走走走……”

    小青听这两人一席交谈,听到“法海”二字,心中已是波涛汹涌。待听闻他已就地坐化,心里一阵悲痛,她自是知道,终有一天他是要回到天上去,继续当他的神仙的,可是,一想到这世间再无法海这个人了,她还是止不住难过流泪。
    殊不知,对面茶楼上有一个人正盯着她,将她悲哀恍惚的神情尽收眼底……
   
   
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
评论(19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