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醉

此去几何 欲说还休 ―― 斩荒×小青 (6)


# 厚地高天,

  堪叹古今情不尽;

  痴男怨女,

  可怜风月债难偿。
#

〔六〕

    “你证我证,心证意证。是无有证,斯可云证。无可云证,是立足境。无立足境,是方干净……”小青正在听西王母跟徒儿们论道。

    斩荒离开后的第三年,小青的本体终于修复完整,灵力也恢复到以前的状态,不再需要待在金莲里了。
    重获新生时,小青很兴奋,她有很多很多事情想要去做。她想立刻去找小白,告诉她,这么多年自己真的很想很想她;她想去跟她的小跟班们说一声“本山君回来了”;她想去找法海,问问他,给她的承诺可还算数……
   
    可她又胆怯了、退缩了。
    她害怕,害怕五百年的时间,他们是不是已经忘记曾经的那条小青蛇了;她恐惧,恐惧这一切只是一场梦,若是空欢喜一场,岂不更失望;她甚至有点自卑,五百年了,小白、许宣他们定是夫妻恩爱、生活美满,说不定已经双双位列仙班了,自己却还是个小妖,他们会不会嫌弃我,还有法海,他会不会已经不爱我、觉得我是个负担……
    果然,一个人遭逢劫难后多少会有些改变。曾经那条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青蛇,如今也有了顾虑和犹豫。
    小青思虑再三,还是决定先不要去找他们,她想要让自己变得更强大,强大到能真的保护自己,能保护自己所在乎之人、所爱之人。
   
    自那以后,小青便留在了这天山瑶池。
    西王母心里着实喜欢这丫头,一是心疼她经历了太多磨难;二是小青本就生的一副好皮囊、惹人喜爱;三是小青命运多舛而慧根不灭,若是好好修炼、加之点化,说不定日后也能位列仙班,甚至与自己能有师徒的缘分……
    可小青前世毕竟是个生性顽劣、潇洒自在的小妖,仙道之学博大精深,对于小青未免枯燥乏味了些。
    唯独对于那些求仙访道之人历的情劫往事,那些个风月情债之事,小青倒是感兴趣的很。小青觉得,这些比那人间的话本子上写的故事还要精彩、有趣。因此,每每听入了迷,倒像是自己也经历了一番,或喜或悲,或怒或哀……情之所至莫不动容伤感,竞渐渐地领悟出了一番“情”道。

     ……
   
   

评论(10)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