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醉

此去几何 欲说还休 ―― 斩荒×小青 (5)

#
  人心生一念,

  天地悉皆知,

  善恶若无报,

  乾坤必有私。
#

〔五〕

    梦终有醒的那天,人总有相聚的那日。
    西王母归来之日,便是斩荒元神破法器而出之时。
    只见他的元神从归藏须弥座中倾巢而出,渐渐凝聚成一个实形,只是这实形有些不稳,元神松散了些。
    不曾想西王母早料到了,特地从瀛洲带来了“荚蘼草”,此仙草有补气凝神、化无形为有形之妙用,刚好能解斩荒之急。
    此刻,名震三界的妖帝斩荒已重临世间。
    斩荒自是识得眼前的老神仙便是西王母。从前,他虽厌恶仙界之人,但对于这位德高望重、从不插手三界之事的老前辈还是存了些许敬仰之心。此刻又知是她救了自己的性命,还将仙草用在我这个妖族之人身上,心下顿时充满感激之情。
    “前辈救我性命,此番又如此相助我。晚辈无以为报。再生之恩,此生没齿难忘。”斩荒深深地参了一拜。
    西王母见他如此模样,深感欣慰。这戾气除了不少,心性也宽厚了些。
    “斩荒,你此番能元神重聚,是天道因果,并非我一人之力。你虽是妖族之人,但众生皆平等,若行事无愧于心,便足以立于天地间。”
    “晚辈受教了。我已在这待了许久,不便再在此地叨扰。此番便告辞了,望前辈珍重。”
    ……
    告别西王母后,斩荒欲离开此地,忽然想起那朵小金莲来,心中顿觉不舍,便踱步来到瑶池水边。
    望着它那娇俏可爱的模样,斩荒眼神中满含温柔,心里情不自禁地涌起一股暖流。
    “小金莲啊,如今我要走了……如若不是你离了这瑶池便活不了多久,我倒真想把你带在身边,一刻都不分开……”斩荒低声呢喃着。
    这魅惑磁性的声音倒叫小青不自在了起来。这家伙真真是讨厌,说话还是这般不知羞。小青心里痒痒的,却又提醒自己莫要相信那混账话。哼,既如此,你便快走,少来烦我。你走了,我便轻松自在了……
    可望着他离去的背影,小青心里有些空落落的。这三个月的相伴,听他讲自己的故事,恍若隔世,倒像是重新认识了他一般……唉,往后没人给我讲故事解乏,岂不是无趣许多。这话似是抱怨,更似宽慰……
    斩荒终究是离了这瑶池,这天山。
    可天下之大,又有何处可去呢?什么“大家彼此”?他们有大家彼此,我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……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

评论(8)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