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醉

此去几何 欲说还休 ―― 斩荒×小青 (4)

#
  听弦断,

  只恨别离难。

  三生阴晴圆缺,

  一朝悲欢离合。

  用我三生烟火,

  换你一世迷离。
#

〔四〕

    一个人待到只剩了回忆的时候,生涯大概总要算是无聊了罢,但有时竞会连回忆都不愿想起。
    斩荒意识清醒后,在这待了十余日,心中怅然若失,满心哀愁无人诉说,竞自顾自地对着那金莲说起话来。
    “此时此刻,我也只能找你说说话了。”斩荒苦笑一声,目光仿佛透过金莲,看向了遥远的过去。
    “我这一生做了太多离谱事,桩桩件件,说到底还是害了些许无辜之人……”
    听他讲这一生种种往事,那金莲仿若凝神屏气、听得真切的样子,殊不知彼下小青元神虽不能言语但意识尚清醒,便一字不落地听了进去。
    小青也因此知道了许多的真相,当年的困惑也一扫而光。小青心想,原来当初那些缠绵悱恻的情话都不是说给我听的,他只是将我当成小白了。可为何我却有些难过呢?
    罢了罢了,只当他从未付出过真心,这样想来他后来居心叵测算计我、利用我这事无非是为了自己的企图,我倒还好接受些。
    就这样过了一日又一日,斩荒整日与这金莲为伴,时不时跟它说上个几句话,便觉得不那么孤单了。
    小青总是默默地听着,心里也不由得感慨,其实他也是个可怜之人,被兄长所殇,为世人所弃,万余年来好不容易遇上个想真心相待的人,可惜小白已有心上人。
    说起来他与我倒有些相像之处,对于感情,执念颇深,我为了齐霄可以魂飞魄散,他为了小白亦是甘愿舍弃三界与性命。莫不是可怜可悲之人,想来也是上天垂帘,才给了我二人重生的机会……
    倏忽已至三月,算算日子,西王母也快从瀛洲归来。
    斩荒近来觉得自己元神大振,精力充沛,看来自己很快就可以出去了,可若重回人世,我还有何处可去?何事可为?斩荒内心不禁一阵迷惘……
    无牵无挂之人,再入世便似一叶浮萍归沧海……
   
   
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
评论(23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