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醉

此去几何 欲说还休 ―― 斩荒×小青 (3)

#
草木也知愁,

韶华竟白头,

叹今生谁舍谁收?

嫁与东风春不管,

凭尔去,忍淹留。
#

〔三〕

    斩荒元神待在这归藏须弥座里已有十余日,得各方灵气调和,又持法器净化,虽元神大有进益,但意识尚未清醒。

    西王母不日即去瀛洲仙山布道三个月,虽有仙姬看管,终是不放心这法器,毕竟里面是曾经的妖帝之元神,须得置个安全之地。

    这瑶池位列天山之上,上空矗立尖垂巨乳,名为“凌云钟乳”,色彩瑰丽,下方池水平静如镜。凌云钟乳吸收天地精华,百年方得凝聚一滴圣水。

    圣水经过百年过滤,纯洁无瑕,其下瑶池之水先由圣水炼化,便是一等一的圣灵之所。

    既如是,西王母索性将须弥座置于凌云钟乳正下方的瑶池水中,设上结界,这才放心去了瀛洲。

    待四五日过后,斩荒元神已有九分完整,意识也渐渐清醒过来。仿佛做了一个长长的梦,醒来也依旧觉得在梦中。

    这是哪?
    我为何在这?
    斩荒心里一阵疑惑,自己明明自尽而亡,按理早已灰飞烟灭了。

    难道是上天的某种惩罚,叫我连死都不能死的痛快,斩荒心里想着觉得越发诧异,可环顾四周,透过法器看到周围景象,这里仙气袅袅,倒像是个老神仙的地盘。

    就这样又过了十余日,除了偶尔有仙姬匆匆路过巡视,并未见半个人影。孤身一人,斩荒心中未免有些寂寞,如今自己元神不全,又被困在这里不得脱身,当真是要再尝一遍当年的滋味了。心中顿觉悲哀,整日不减。

    这日,斩荒却忽然发现瑶池中一朵金莲缓缓飘来,向凌云钟乳这边靠近。

    殊不知这正是小青元神所在的那朵金莲,皆因小青心念意识越来越强,吸收灵气也越发多起来,故金莲本能地被灵气强盛的地方所吸引。

    斩荒盯着这金莲,金光摇曳的花瓣却散发着甜美柔和的气息,仿佛一位肤如凝脂,巧笑倩兮的美人。

    它缓缓地朝这边移动,忽地又似迷路了一般,原地转了三圈,便停在了离须弥座不远的地方。

    呵,这呆头呆脑的样子,模样却是可爱的紧,倒有点像――斩荒的脑海里不由得浮现起那抹碧绿色的身影,心中却莫名涌起一阵酸楚。
   
    小青――这两个字一下子勾起了他许许多多的前尘往事来:他那执掌三界的大哥天帝和九重天上那群自视甚高的神仙,总是与他作对的许宣和法海,当然,还有他爱而不得的白夭夭……

    往事种种,倒像是一场梦。 
    梦醒皆是一场空。

    ……
    #未完待续#

评论(5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