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醉

此去几何 欲说还休 ―― 斩荒×小青 (2)

#天若有情天亦老#

花非花 雾非雾

夜半来 天明去

来如春梦不多时

去似朝云无觅处

〔二〕
   
    不曾想妖帝斩荒为爱成空、自尽而亡的轶事传遍这九重天,也是引得众仙友唏嘘不已。
   
    西王母亦是早有耳闻,待见得天帝,便已将其来意猜的七八分。面上却不表露半分,与天帝寒暄一番后,直问所为何事。原来当日斩荒身死神灭,众人只道是世间再无其人,却不料其破碎元神皆飘至天帝身边。元神觅其踪迹,同根同源,血脉至亲,到底是割舍不断。

    “吾弟一生罪虐深重,论天理不容于此世,但究其根源,为人兄者,我亦难辞其咎。”天帝肺腑之言,“于私心而言,我更是不忍他就这么随我而去。”

    西王母听闻直打趣道:“天帝处事向来公正不阿,如今却也有私心一说了。”

    天帝不免面露窘迫,但为了胞弟少不得拉下脸来,“这五百年间,它与我形影不离,随我出入这九重天,吸收了不少纯阳之气,也得了不少仙气滋养,想来不久其元神便可重聚。故想借前辈之所,让它在这精纯之地调养一番,阴阳之气调和,于其元神也是大有进益。还望前辈应允。”

    “天帝都开口了,老朽岂有不允之理。”西王母便唤来徒儿妙用真人拿来法器归藏须弥座。此须弥座能聚合灵气、净化戾气,此番终于派上了用处。西王母想着,给这斩荒用是再好不过了。

    “如此甚好,晚辈还有一求,待斩荒元神重聚之日,莫要告诉他是我将他送来此处。只当是前辈救了他。”
   
    听天帝如此说,西王母心下有所诧异,但转念一想,似有所悟,便答应了。
 
    “既如此,我便放心了。”天帝言毕便起身告辞,走了两步,偏又停下,“前辈留下小青魂魄,想来自有用意。不过希望他莫要与小青碰面的好,若触人生情,忆起之前种种琐事,也是徒增烦恼。还望前辈多加留意。”
 
    “偏生还是瞒不住你,也罢也罢,权当你我二人共守此约,只盼他二人各自安好。”

    天帝终是离开此地,五百年间竟是第一次与胞弟元神分开,心中未免不舍,但却走的决绝,未曾回头。
   
    西王母心中感慨不已,众人皆谓天帝断情绝爱,却不曾想其实他心中也有牵挂之人。
   
    他将斩荒元神留在此处,调养倒还在其次。终究是怕,若斩荒元神重聚之时,第一个见到的人竞是自己所憎恨之人,到时心中所致偏执,再生出事端而有性命之虞。
    世人皆躲不开一个情字,纵是天帝,也背负着亲情的桎梏。更何况世间的痴男怨女呐,红尘之事十之八九皆是悲喜无常,难以言断。

    ……
   #未完待续#


评论(12)

热度(21)